一切,从学习感受开始。Grow old with me, the best time is yet to be - Robert Browning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

背包小插曲

其实那天背包时发生了一件事:
有位学生在马路旁走得特别快,离队蛮远(大约80米),
我心里明白他其实懂得过看交通灯,利用斑马线越过大马路,
我也很不在乎到底路人是如何看待我这个老师怎么大胆让9岁孩子自行过路,
可是当我越过了马路,遇到了那位男生,我还是脸带严肃说了我的感受。

“你可以想像我的心脏如何砰砰地跳、血管如何快要爆掉的情形吗?”

但我还是在众人前肯定他的生活技能非常出色,那么小就懂得阅读交通灯然后过马路实在是件了不起的事。
话虽如此还是要顾及大家的感受和关心。

为此我假意嘟嘴生气的样子,鼻子朝着天空,然后对大家说不如早点回家好了,今天的背包告吹。全体学生【哇】的一声,然后我看到其他学生好言相劝那位男生,几乎什么样的道理都搬了出来。

男生过后向我道歉,可我还是继续嘟着嘴,那么好的机会教育哪能错过?

“老师不是生气,只是担心到有点头晕。”我直言。然后不时回望看看其他人有什么样的表情。

结果这位男生在另一个行人道走得更前头,他以为我真的不理睬他。走了大约5分钟,累了他坐在树底下,一脸沮丧的样子怪可怜;其他学生就绞尽脑汁设法让我们和好,咕叽咕叽地秘密讨论妙计,5人分成两队,3人跑去跟小男生沟通(她们说是沟通),另外派两个学生来说服我接受小男生,理由是:“他一时心急忘记了自身的安全,老师不要生气啦!”

“我不是说我没有生气嘛,只是被吓倒了。”

一班孩子又在我背后叽里咕噜,不知他们在谈什么。(我暗喜,好坏啊这个老师)
“老师,你真的要提早回家?我们会很失望的。”一双双恳求的眼神。
“嗯。”我走过去拉起那位学生的小手,说:“老师也是人,虽然平时贪玩但是也很担心你的安全,我刚才的心快要爆炸了。”

学生点点头,什么都没说,然后右手抱着我腰,我俩师生就这样子抱着一起走路。
后面的人可真热闹了,都在拍手。

“看戏咩?还拍得那么大声,怕别人不知道啊!”我一脸笑着说。
学生们说:“老师是个大小孩!刚才你不知道你的表情吓死我们,还以为你们真的吵翻了!”

“哪会?我和Teacher Lee是不会翻脸的。” 小男生得意地露出舌头。

“谢谢你不生气我。”男孩在我耳朵这么说着。
“我也要谢谢你,”我很快地回他。
“为何感谢我?”男孩不解地望着我。
“嗯。。。因为这是秘密。”

我骨子里的顽皮细胞又来了。

2 条评论:

  1. 老師的責任感的確是蠻重的,萬一出事了,也生不出一個來還給家長,哈!所以很能體會小草老師的心怦怦跳。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