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学习感受开始。Grow old with me, the best time is yet to be - Robert Browning

2010年7月20日星期二

闪亮的第一步



部落格从此多了两个字: 不再, 芸乐不再只有10个月而已, 希望是长长久久。

前天花了一些时间, 把未来想要创造的学习环境, 通过键盘输入我的概念和整个利用有限的活动空间来传达我的理念, 过程好玩, 而且心淡定许多, 很多疑问都被理清, 真好。

为了在社区推广我的教育概念, 我必须重新回到校园制度, 去考个托儿所牌。为何? 因为只有它才能让我在住宅区继续经营我的理想。大马有数不清的限制, 大多数都规定我们必须在商业区开办学习中心, 可是芸乐可不是一般在商店内上上课, 玩玩耍, 偶尔出去考察那么简单的一间学习场所。芸乐的[芸]字头上长满了草, 大意是说我们是必须接近草地, 亲近大自然, 至少也不能没有一块可以赤脚行路的土地, 有了土地才能搞出许多花样的玩意儿, 就算躺下来观星, 钻土耕种也不错, 可不是吗?

更可贵的是: 我可以藉此让自己更贴紧孤独。如何利用独孤去创造更多更人性的空间对一位开拓者是很关键的。有了这栋建筑物, 我可以更自律, 可以安排更多的东西, 尤其是内观时段对我来说特别重要, 还有小小的绘本区开放给当地居民。芸乐也可以从此有自己的迷你芸乐历史馆和人文艺术展览厅, 用尽空间就对了, 不浪费也不拥挤。

[利人利己]绝对不是空谈, 我是认真的。

蒋勳说家里和工作地点必须分开, 我可不完全认同。重点是自己的工作性质是否符合自身的本质和融入生活的一部分才是重点, 还有懂得拒绝不必要的事物。可以一面学习又一面生活玩乐的工作早已不是工作那么纯粹, 它或许是我们生命里最熟悉的能量泉源。

不过话虽如此, 我还是有很多挑战, 太多了 - 由财务上直到种种社会现实的考量都有, 而且我相信还有我所忽略掉的细节。不过对于发大愿的人来说, 这些都只是过程, 是过眼云烟。

我会继续分享。

如果芸乐真的做得成, 它所带来的正面影响可以是很大的; 但如果搞不成, 我是唯一的失败者。

这盘账目很划算。 (以上的照片和以下的频录都是我一直极度怀念的美好时刻。那是我的生命来源。内里的光不大可是亮得我无法不正视它。)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