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学习感受开始。Grow old with me, the best time is yet to be - Robert Browning

2010年5月18日星期二

是萤火虫的光救了芸乐


晚上,我看得很清楚,是什么东西挽救了黑夜。星星点火,勉强攒聚在零散的星星火虫,银色信号灯几乎烧尽,虫只少得可怜。14年后的今天是个假象,那年萤火虫的数量多得惊人。光明使者越夜越美掏空心扉的喜悦感让我深信,这是多么有憧憬的一个繁华年代。

为此我忽然感触,有些东西真的很快就会消失,等不及。心,无法沉淀,歇斯底里说:【没了,没了,没了】的念头,脑袋灰暗,世界末日快到了。

翌日昕起,挺起胸告诉自己要振作。唯有乖乖跟着大伙儿(生活营)进行动禅,借故甩掉内心的沉和重,这倒有效。树林也很乐意跟着摆动身子。在沉默不语,极度宁静的时段任由大自然舞动着我们是何其的享受和自在。我,选择去相信它,把生命委托于大自然,深信它不会辜负我,不会中伤我。

原来,咬紧牙根去坚持一个理想和急着跑步的小婴儿没什么分别,欲速则不达。树林唱的寂静似乎在透露着什么,一股久违的平静感由心生起。麻雀云燕乌鸦闪开紊乱的桠枝,叽叽咕咕的闹成一片,你看动物比自己更懂得放松。是我不懂得放松,是我断送了坚持,是我。我还在怕什么。

脚有点抖。我是可笑的人。

就这样稳住脚步,走过一片森林,地上全湿答答,踩过的干叶发出清亮的洗涮声,多干脆的舒爽!羊齿和攀藤植物遍地尽是,根茎像巨型蜘蛛的黏丝包围整个世界,森林就那么干脆任由绿色处置摆布,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是不?大自然不怕,我怕什么?

登上瞭望台,我聆听风声,有百鸟齐唱和声,有树叶摇曳时的拍掌声;白苍鹭定在树顶,当闻风起飞时居然可以铺成绿景中的白茉莉,翼下抖起水波纹,慢慢儿地由后推前,缓缓而行。真美。还有右侧露出半边美脸的叶银猴和台下的水獭。。。瞭望台成了歌舞剧的观众台,我们的角色和大自然不时相换。是沉睡中的森林开始苏醒?我想应该不是的,森林本来就很清醒,是我们误解了它,是我们从来都不曾看懂森林的心。是我们。

要呼吸,小口小口地吸,呼,天地本来就生机勃勃,它很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感动。

大自然怀着不可言喻的神功,要及时反弹绝对合情合理 - 动植物们都深知这点。而我呢?真的要放弃芸乐和我的坚持吗?我的光和精灵到底住在何方?

萤火虫的光和天边的小鸟有何分别?白天和晚上有什么不一样?不都是遭受破坏的幸存者么,你看它们还是那么地平静,两种制度自有两种的定律和过程,没什么大不了。萤火虫的光也唯有在黑暗才能发光,那是它生命的本质;苍鹭必须在光天白日寻食,这也是它的本质。我们太习惯看见外表的形式,外表的痛苦,所以看不见内心的光芒,只看见黑暗,只看见悲伤。若是如此,和谐怎会来?

就好像文人落在文字障里,车辆总是依靠着泊油路,飞鸟当不成水里的鱼的道理一样,大家总是安定地处在一个框框里,继续安全地上路奔波岁月。在叶片间的隙缝试着用心冥想如何如何地穿针引线,在明媚阳光下,我好像弄懂了什么。

嘿嘿,这回芸乐有得救。

生命的本质其实就是黑暗中的光。

突然有点~兴奋。别管我,这是按耐不住的兴奋。心亮了。

7 条评论:

  1. 生命要經過淬鍊,才能展現它迷人的光芒。恭喜您!又過了一關!

    回复删除
  2. jia you! share more during our retreat loh...hmm... or road trip...or.. just trip lah...

    回复删除
  3. 来看看你,生活过得可好?

    回复删除
  4. 因为你坚持的,都是事实。虽然很少人认同,但起码你和老师们都相信是对的。看着大自然,可以领悟到很多人生的道理,你做得到了!!加油!

    回复删除
  5. 楚盛: 很好。你呢? 你最新的一篇不错。

    心扉: 谢谢, 大家加油。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