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从学习感受开始。Grow old with me, the best time is yet to be - Robert Browning

2010年4月13日星期二

杂草头上一株稻


我蹲在这里,仰望大地,双足在山上。

那么快就来到4月中,还剩下7个月。

口说不在意,其实也不是每天在赌气,算算余下的时间,滴答滴答地走过了每一天。看样子,杂草老师真的并不如此潇洒,分秒如此必争。

每一天都宝贵。世上最好的东西来不及交给他们。

去了星洲报馆一趟,喜见熟悉的网友,她给了我一个好消息,原来在南马有一间还不错的有机农场,说不定他们想要请人。记得当时后的笑容是温热,喉咙发热,似乎对这种得来不易的资讯乐开怀,记得在返回芙蓉的巴士途中,感觉到嘴里还储存着满满的微笑。还未应征新工就确定自己必能胜任,这种感觉有点轻浮,但是也唯有这样,心理才能平衡。

有种急于解脱的逼压感。有点像当年超人气日剧《海滩男孩》一样,非走出去不行。

假如不当老师的我,换汤不换药,结果还是继续播种插秧的工作,只是对象换了画,不再是一群蹦蹦跳跳的孩子们,更不是缺乏勇气和能耐的家长们,也不需要面对满腹肿瘤的教育制度。。。没骗你,我这样的想法的确让本来就僵硬的肩膀舒坦许多,心里的大石化小,睡眠变得更好。芸乐不再停留在教室内外,油绿的稻米也可以是我人生的另一片天地。

要如何向悲伤(好好地)说再见?这是当天在星洲报馆讲座会的主题。

而我,该如何向孩子们说声再见?

在教育界快要7年,几乎什么样的角色都尝试,某一段时候焦头烂额接着锋芒毕露,从一天一碗干捞面还是28个超时工作量,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难题,成长依然在年龄的陪伴下渡过。

孩子们的微笑敌不过米饭的温饱,这是事实。农夫本来就是人类最根本职业,这也是事实。

人生有太多的事实,我不得不承认。可以做自己喜欢的,就够了。

笑了,讲到好像真的明天即将离开。

9 条评论:

  1. 播种有时,收割也有时。

    回复删除
  2. 淑雯,你也是芙蓉人吗?
    关于出走有太多的理由。芸乐终究会遇到瓶颈。我一人抵不住万马的冲腾。

    1033:最近不停都有人鼓励我继续留下,坚持。我发觉自从创办了芸乐后,我往日的健康作息早已不见影踪。

    玛法达:都是你最了解。因缘啊。

    回复删除
  3. 此评论已被作者删除。

    回复删除
  4. 1033也住芙蓉!:)
    对于芸乐,我很好奇。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够过去看看。
    无论如何,杂草老师,加油吧!

    回复删除
  5. 1033,你可以加入我个人面子书的户口。谢谢你一路来的支持。祝福你。

    回复删除